?
2016q?8?6?/span>
  • 区域l济Q?/li>

当前位置Q?a href="/">首页 > 长治 > 上党特上党特

潞绸

来源Q山西经网 记者: 发布旉Q?015/8/20 16:36:38

士庶皆得而衣——潞l?/strong>

 

    《隋书》上_上党之民多重农桑。栽桑──养蚕──U织Q在上党U久成习Q这是潞绸。潞l的生始于何时Q已无h能说的清楚。据史料记蝲Q夏、商、西周、春U时期,晋国人民的衣服已l有了经q加工的蚕丝l物和葛ȝ物。《诗l、魏风》有一首《十亩之间》;

 

十亩之间Q桑者闲闲兮?/span>

行与不还?十亩之外兮?/span>

桑者沽沽兮Q行与不逝兮?/span>

 

    q大概是中国最早的采桑之歌。它说明在春U时期采桑养蚕已普遍行?/span>

    唐朝著名诗h李贺在仕途失意之后,曑ֈ潞州寓居三年多,他在潞州曑ֆq一首《染丝上春机》:

 

?两贝下瓦)汲水桐花开Q?上加草头)蓓丝沉水如云影?/span>

h懒态燕脂愁Q春梭抛掷鸣高楼?/span>

t线l茸背复叠,白袷玉郎寄桃Ӟ

为君挑D作腰lӞ愿君处处宜春酒.

 

    李贺在诗中描l了潞州丝织的全q程。从汲水怸Q到女静坐高楼Qhl绸帛。织出的“腰l”,再送给心A的男子佩用。说明唐代时的潞州,丝织品技术上已很_致Q图案也非常_?/span>

    然而,q时候的潞绸q只是局限于民间生Q仅仅满于自给自。到了明代洪武年_朝h在山西设立织染局Q主ؓ皇家zN潞l,使潞l在潞州形成了一个庞大的l造规模。翻开中国最权威的百U全书──辞vQ“潞州”辞条下写道Q?/span>

 

明ؓU织业的中心Q以产潞l著名?/span>

 

    《中国大癄全书》这样写道:

 

    明清以来Q中国各地出C许多冠以产地名称的著名绸cdU,如山西的潞绸Q南京的宁绸Q四川的川大l,徏的瓯l和׃的茧l?/span>

 

    明时Q潞州六县有桑树8万余株,l机9千余张,“登机鸣抒者,奚啻数千家”(治《潞安府志》)Q分??2P各机户均被登记在册,发给执照Q犹如职工档案。明朝政府每十年在潞州派造潞l?970匏V中央的zN命令,“具题者内臣,拟旨者阁臣,抄发者科臣”,万历以后Q也有皇帝直接诏令徏造的情况Q《山襉K史》)?/span>

    可见Q潞l怽为皇家A品,是官办经的产物。也许,皇帝压根没有想刎ͼ潞绸会因为它的精巧亮丽,成ؓ天下行的抢手货Q甚臛_口v外,“A互市外Q舟车辐辏者,传输于省、直Q流衍于外夷Q号利薮”(N《潞安府志》)Q这首先是因了潞lR高品位的质量。潞lؓ工极l,l丝、练Uѝ染艌Ӏ抛梭,机户不以为篏Q色调可谓五彩缤UP有天青、石青、沙蓝、月白、alѝ真紫、艾子以及黑、红、黄、绿、酱{?0多种pQ犹如“捐璧于宝山,分零玑于瑶v”(N《潞安府志》)。潞l的规格分大l、小l怸U,大绸每匹长六十八,宽二四寸,重六十一两;绸每匹长五,宽一Z寸。据《明会典》蝲Q当时明朝通行的Al,宽二,长三丈五。而潞l怸大绸的规D朝h的规定既宽也长,q说明潞州所用的l机和机L技术,在当时已属于先进水^。所以,“西北之机潞最工”(《蚕论》)Q当时流传有“南京的|缎铺,苏州的绸~铺Q潞安府上开丝铺”的民谣?/span>

    q曾l是一D后h百思不得其解的历史Qh们怎么也想象不出,地处太行׃的上党地区,山大沟深矛_多,如果说此C煤铁或者更_更野一些的东西Qh们大概不会有什么异议,但是若说到在600q前q里曾生Z质地优良的丝l,而且q以和南京、四川等地的丝绸媲美Q甚至用来制作皇袍,q实在人有点不敢相信,好像上党之地只能生_糙而又土气的东西,p与明朝相Mq的清乾隆年间在~修地方志时Q也曑ְ潞州栽桑养蚕一事尽行删去,他们不相信上党地处高寒能栽出桑树来,因ؓ那时候上党历l战乱,蚕桑已经凋敝Q潞l生产也随之凋敝Q因此他们“以为时月多不符合,蚕桑之事概行删去,似此地绝不宜桑,而前志所a悬虚无凭Q近q襄垣知县贾慎农劝民栽桑……,襄民竭力栽植Q全zd万余株……”(N《潞安府志》)。由此可见,岁月逝了真实Q时间模p了视听Qh们认识事物的局限性是多么的可怜?/span>

    但是Q潞l确实有q一D超乎寻常的辉煌Q故宫的龙袍上赫然标明的“潞l”二个字明白无误地告诉世hQ潞l绝不是一般的_绸Q它是可供皇帝用的l怸_֓Q是上党人民在大׃中用灵y的心和灵巧的手编制而成的一D彩虏V?/span>

    明定陵万历孝靖皇后棺内出土有完整一匹“红色竹梅纹潞绸”,颜色鲜艳Q花UҎ晎ͼUw图案为写实竹叶与梅花。其质地l织?枚经斜纹Q花为^U组l。经?00板/lOcmQ经U线均加捻,q宽85cm。更为可늚是,同时出土的还有一q墨书:

 

    潞绸一匹,长五丈六,阔二Z怺分。E抚山襉K察院叛_都M史陈所学,p部政分守冀南道布政司左恭政阎调□,ȝ官本府通判黄进日,辨验官督造提调官p布政使司左布政张我l,l造掌印官潞安府知府杨枪,监造掌印官长治县知县方有度QE按山西监察Mѝ山西按察司分E冀南道布政司右参政兼按察司佥事阎溥Q机戯守太?/span>

 

    q是q今为止扑ֈ的有xl的最直接的物证,它ؓ我们提供了潞l地、标准规|印证了潞l怽A品的历史。明代关于上贡潞l的规定为:

 

    十年一限,q绸四千九百七十,分ؓ三运Q九q解完……以十分为律Q长d造六分二厘,高^分造三分八厘。造完各差官解部交U?/span>

 

    由此可见Q潞l织造完后,交给当地官府Q由他们再派员解卷送ʎ京。潞l怸贡朝廷可以不用商人,但潞lR了供l皇家用外Q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内,q成为“遍宇内”,“衣天下”的一U商品,于是出C潞绸商h?/span>

    我们最早认识经销潞绸的商人是在创作于元末明初的杂剧《李素兰风月玉壶春》中Q简U《玉壶春》)Q该剧提到ƈ描写了一位山西潞l商人,装着三十车洋l潞l到淅江嘉兴做买卖,l识了妓x素兰的一D|事?/span>

    q出杂剧的第二折中,潞绸商h有一D自白:

 

    自家是山西^阛_人氏Q……装有三十Rz绒潞绸来这嘉兴府做些买卖?/span>

 

    潞绸商h在嘉兴看上了一位名叫李素兰的妓奻I要拿三十车洋l潞l换取这位妓奻I

 

    我有三十车洋l潞lR与妈妈,则要你个大姐?/span>

 

    文学不是无本之木Q《玉壶春》杂剧中不仅出现了潞l,q出C卖潞l的商hQ充分说明了此时的潞l已l从皇宫走向了民间?/span>

    q一点,我们从明朝的许多典籍中可以得到印证。由元末明初的罗贯中初编的《说唐》,其中多次提到潞绸Q?/span>

 

    单雄信入内,了三两EAQ潞l怸匹…?/span>

    又取出潞l十匹,白银五十两,送与叔宝\费…?/span>

 

    创作于万历年间的《金瓶梅》有17处提到潞l,如第三十七回Q?/span>

 

    王六儿之女爱l买了二匹红l潞l,两匹l늻和他做衣里儿…?/span>

 

    明朝万历末年沈瓒的《近世丛D》中_

 

    袁了凡o宝坻Ӟ一日门上传单脓入,日道未陈某嵇首,延尺……其服饰长帽素绢Q一撇箱鞋,潞绸袄?/span>

 

    明万历年_冯梦龙在《卖沚w独占花魁》中_

 

    娘见到刘四妈沉吟,只道他作隄谢,慌忙又取出四Ҏl……,道:q几样东西奉为姨娘ؓ代折之敬?/span>

 

    《张献忠陯州记》:

 

    走至花园中,卛_大王张献忠处Q但见八贼头戴水色小抓毡帽,……nIK色潞l箭衣?/span>

 

    一U品,能在短时期内载入典籍其是进入文学作品,而且如此q泛Q可知其影响之深q;一U商品,从地方官吏到l林好汉Q从市民家属到青楼妓奻I“士庶皆得衣”(吕坤《去伪斋集》)Q可惛_销售之J荣?/span>

    不仅如此Q潞l还飘洋qvQ出口阿拉伯、印度、地中v东部沿v国家以至Ƨ非两州QŞ成连接长安横贯亚州的丝绸之\Q这是对中国历史的补充,也是对hcL明的贡献?/span>

    但是Q潞l却不可避免地衰亡以至灭l了。其原因很多Q最主要的还是因朽的徏l治和官僚制度阻了制约了社会经的发展。如前所qͼ我们知道在明代时潞绸是一U官办经,但官办经ƈ没有l生产潞l的机户带来好处。首先是U征J重Q?/span>

 

    催绸有费Q验l有费,U绸有费Q所得些,入狡役U书之腹Q化Z有?/span>

 

    好在除官差外Q自己尚可将所产潞l怽为商品向市场出售Q以此I补官差之损失。明万历十四q至十八q_pq年遭受特大qQ潞安等地颗_不Ӟ灾民离满\Q到二十一q仍是“村落成墟,极目蒿蒿Q伤心丘陇”,但朝L强征暴敛Q仍是急如星火Q逃者见q,则逼其完纳逋赋。万历三q、十q、十五年、十八年曑֛ơ加z潞l织造,其中十五q和十八q是泽潞灾荒饥馑最严重的时期,此时桑树也因天灾人祸被砍伐殆,未砍的也不死也枯Q造成潞绸原料断绝Q以至于p巡抚吕坤不得不上奏朝廯停织造:

 

    查万历三q_坐派p黄绸二千八百四十匹,用银一万九千三癑֛十两。十q坐zNl四千七百三十匹Q用银二万四千六百七十余两。十五年Q坐zNl怺千四百三十匹Q用银一万两千余两。十八年Q坐zNl怺千匹Q用银二万八千六十两。夫潞州之有l怹Q非一q矣Q……士庶皆得而衣Q……上用内用未必如此之多,……宗仪捐捐,兴枵腹之嗟。……黄l虽非岁l,但山西困惫已极,再行坐z,或改江南Q别织造之P或工部另议?/span>

 

    但腐朽昏庸的皇帝不但不体恤下情,反而加z不Ԍ无奈机户只好从外地购q原料,q样必然加大了生产成本,D赔篏加剧。明朝末q_烽火四vQ潞lR以维持正常生产,l机由明初的九千余张锐减至一千八百余张。经q明清之际的C会大动荡,机户零落D尽。清治初年Q清廷又重新收罗了一些名列匠c的机户q行l造,拼凑了十三个l号和一个丝行、一个牙行,但也没有l机户一个休ȝ息的ZQ此时的l机只有三百有奇Q清廷却要机户以“三百机抵九千之役,以十三号力而支七十二号之行”。自治四年始,每岁zN三千疋。这时候,潞州的大C已几乎看不到桑树的媄子,据清N《潞安府志》记载:

 

    l造o一下,比户惊慌Q本地无丝可乎ͼq走江浙买办湖丝。打U染丝,Ҏ挑花Q顾Q雇Q工募将Q其隑օ慎,既惧粉Q复恐溃氉|。……南北奔驎ͼl年累月Q饥弗得食,力_得息Q地不能U,口不能糊Q咸为此也?/span>

 

    如此的狂征暴敛,使得“机戯累,荡破家”。清治十七q_1660Q,潞州机户暴发了一场大|工Q他们“焚烧绸机,辞行牌Q痛哭奔逃,携其赔篏帐薄Q欲赴京陈告Q艰于\费,中道而阻”?/span>

    q次“焚机Ş工”事Ӟ是长d^民阶层反徏斗争的先声。Ş工以清h取消zN命令ؓ胜利Q但q是一个悲哀的胜利,徏制度摧残了一个业,毁坏了一个品牌,从此潞绸每况愈下以至销声匿q了?/span>


˹ ֲʹ Ʊ вʿ ¼¿8ʲô˼ ʮһѡ忪Ʊ йƱٷ Ѷ ٷ濪Ԫƹ ɽ Ʊǵ˭ ʮһѡѡͼ ʱô׬Ǯ ʮһѡƱ ҽѧ׬Ǯ pk10һ˹ƻ ˲Ʊƽ̨нģʽ